本文由长篇名家传记《徐芒耀的油画世界》作者陈洪标撰写

齐白石不愧是国画大师,把中国笔墨玩得天翻地覆,不管他怎么画,别人一看,就知道是他画的。

这就是个性,就是特色,就是风格。

▲图为齐白石。

其实,这更是一个画家的笔墨DNA。而且比人类的DNA更强大,就是别人再模仿,到达99.9999%,还是赝品,有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真伪。

比如,齐白石画过一只老虎,趴在草丛中,画面很简单,简单到了连最显老虎王者风范的老虎脸都没有画。

▲图为齐白石画老虎不画脸的作品。

所以,后人就怀疑这幅只有屁股对着观众的作品,不可能出自国画大师齐白石之手。理由是,画虎最重要的就看虎头画的怎么样,这是常识。

结果,笔墨痕迹证实了这幅作品确实是齐白石真迹。而且没画虎头的老虎,更是厉害!此刻的老虎,趴在草丛中,右脸上的5条胡须显示,它正扭头往右边的方向看,是静候猎物靠近,等待捕获之际那千钧一发的时刻。这种效果堪比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
所以,有专家把此画比作齐白石的名作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,画面上只见6只蝌蚪随山泉游出,虽然画面上不见一只青蛙,却能让人联想到,在青蛙交配季节里,蛙声此起彼伏,正和着流淌的泉水声,连成蛙声一片的效果。构思巧妙,意境优美,画中有诗。

▲图为齐白石的名作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。

这对一个画惯了花鸟草虫的大师,突破常规,画虎不画脸,完全是水到渠成的艺术造诣。

画虎不画脸,让齐白石进入了一种新境界,找到了一种新乐趣。

期间,他又画了一幅只见屁股不见牛脸的画作。

▲图为齐白石画水牛不画脸的作品。

在水墨画中,画牛难,不画牛脸的牛更难画。

齐白石的这幅作品,也堪称大家之作。

不过,另一位画家同样画了一幅没画脸的牛,却把齐白石的给比下去了。

这幅画《墨牛图》纵向长有两米六,横幅宽近一米。画面富有纵向感,前方是秋天树叶凋零的秃枝条,三头水牛在荒涧相随而行。

▲图为潘天寿的作品《墨牛图》。

最前面一头位置偏靠左,身正头微左侧,只露左边的牛角;中间一头位置偏右,身斜头正,两只尖尖的牛角不偏不倚;最后一头位置偏左侧,左边的牛角破了左边线。整个画面高雅简洁,娴静自然,尤其对三头水牛的刻画,尽管都未画牛脸,但寥寥数笔,形态就跃然纸上,十分逼真。

画右侧有题签:“俞庐,指画墨牛,戊辰秋杪,阿寿签。”

画上有三处题识,右上:“泥头秃,驾轭之牛蹄逐逐,翻起板田生豆粟,完得新租留薄粥,昨夜官军来白屋,驱牛驾车食牛肉。食牛肉,尚有犊,不遣官军粮不足,年来如虎,胡儿眼睛绿。戊辰木犀开后,三门海人时客西子湖上俞庐 ”。

左上角:“张雪樵谓余画,有强盗气,此语已有十年矣。顷作,水牛荒涧粗悍三之气,滔滔泊泊流出指端,知狂放之一如昔日也。奈何高丽纸粗拙,似不堪作画,而用墨却别存清畅趣,可喜。寿补题。”

左下角:“寿指墨”。

▲图为潘天寿的作品《墨牛图》局部。

画上题款中的“张雪樵”是晚清著名田园诗人,著有《雪樵诗稿》。《止园诗话》载有:“张雪樵家多藏书,博闻强识,精力一归於诗。所著《得未曾有斋诗钞》,各体皆工。”可见,此人学识渊博,眼光独到。

而“阿寿签”“寿补题”“寿指墨”中的“寿”,即画家潘天寿。

落款时间为“戊辰”,就是1928年,当时潘天寿32岁。

按理齐白石无论如何都比一个三十刚出头的毛头小子要好。

为何专家却看好潘天寿的《墨牛图》?

▲图为潘天寿的作品《墨牛图》局部。

最主要的原因,在于这位毛头小伙的这幅画,是用手指头画的。

指画始于清初的高其佩。用指头作画可以画出毛笔的线条和笔触,但是用毛笔却无法画出用手指画那种粗放的独特风格,这就是指画的魅力所在。

当时潘天寿的指画,已成气候,用指头创作出如此精彩的作品,实属难得。

▲图为潘天寿在画画。

晚年,潘天寿的指画更是超越了指画鼻祖高其佩。绘画界一致公认,潘天寿在指画上的成就堪称高山仰止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后来,拍卖市场的成交价,也说明了齐白石的牛画不如潘天寿这幅《墨牛图》。齐白石的这幅作品在苏富比只拍卖了584万,而潘天寿的却卖了2875万元,多了近5倍。

本文系原创,由长篇名家传记《徐芒耀的油画世界》作者陈洪标撰写。图片来自网络。

首页时政